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之乎者野

依南窗而寄傲,审容膝之易安。

 
 
 

日志

 
 

用心体味肉体的善意  

2015-02-24 22:51:40|  分类: 读后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心体味肉体的善意 - 南窗傲君 - 之乎者野

 

“我用心体味肉体的善意”,这是张执浩《生日诗》里其中的一句。之所以选它作为标题,是因为“肉体的善意”留存的对于未来的信心。诗选集是没有主题的,所以标题也只能是标题,无有其余。在这个人们大都不怀好意的时代,“肉体的善意”足以平稳我们业已抬高的头颅。再就是,我们必须尊重诗歌的高贵。

 

“此刻  一支笔在谛听

他想从一个诗人的心灵的伤口

洞悉世界的辽阔”

——谢克强《辽阔》

 

活着,其实就是在不停地寻找伤口愈合的机会,然后将伤痕累累的躯体埋葬。诗歌应该有这样的一种悲悯,布施行走于天堂路上的人们。

 

“我写诗,长诗和短诗,失败的诗

不能发表的诗……

从一个人的伤口到辽阔世界的疼痛

从青春年少写到老眼昏花。”

——李南《写诗》

 

诗人为什么写诗?是因为诗歌可以揩拭世界的眼泪。“在我残剩的体温中,暖一暖你们的手。”(扶桑《隐痛》)人间,急需这样的丝丝暖意升温回暖。

生活也许就是杨戈平:

 

“在时间上留下落荒而逃的脚印”

——《解作品·透明的自由》

 

生活也许是余数:

 

“我要处理掉所有的影子

只允许蝴蝶跟随我”

——《意外》

 

无论是失落还是逃避,这个世界已经失去了上帝制造的原貌,因为还有更好的世界在等待着我们,所以,一切赞美都显得的可疑,若用诗来赞美,就显得更可耻!比如屠岸的《迎太阳,从地平线升起》。可爱的还有老诗人李瑛。我不怀疑他们这一代人对祖国的感情,但没必要用让国人已经怀疑的诗句滥情。既然已经无力改变才华,已经无法伟大,何不将可贵的文化资源让位于后来者。我不相信,一个伟大的国家还需要衰老的唱匠为其增添青春的活力。

 

“从指甲缝中隐藏的泥土,我

认出我的祖国,母亲”

——多多《在英格兰》

 

多多是我非常崇敬诗人。但也不能因为曾经的优秀,对冲今日在文化上的的腐败。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极愿将朴素的乡尘抹在脸上,为自己的尚德立碑。我们不能因为存在文化上的冲突,而放弃博爱。生存在这个星球上的人们,应该有这样的自信:人类的肉体善意是相同的。人类只有不同的肤色,没有不同的大爱。我们不能因为肤色歧视,而借用文化的优势寻求心理平衡。在“祖国”上滥情,只能凸显一个民族的狭隘与羸弱。

说白了,诗人不能成为政治的帮凶,不能成为文化上的恐怖主义分子。

除了祖国以外、母亲和乡愁,也是中国作家滥情的对象。在这本年选集里,百分之七八十都是这样的诗,如果离开它们,我不知道中国的诗人还会不会写诗?没漂过洋渡过海的古代文人有如此矫情是可以理解的,但让人不明白的是,那些撒娇的坐过飞机的诗人。

说白了,我们的诗人缺乏的是宽厚的情怀,宏阔的眼界与丰富的才情。中国的诗人何时才能听见“压在青石板底下的风声”(——王妍丁《救救灵魂》)

除此之外,还需要人们警惕的是,“孤独”也已经成为中国诗人滥情的对象。毕竟,孤独是属于个人的体验。它可以矫情,但它很少被利用,虽然,它被高明的利用着。

    2014417日,那个写《百年孤独》的人去见上帝了,也许上帝并不想见他,但谁也无法用文学的盛情厚意将他挽留,在喧嚣的怀疑的目光注视下,他注定要孤独地离去。阿翔的《百年诗(悼加西亚·马尔克斯)》一首模仿魔幻现实主义的应景之作,写得并不浅薄。但我并不赞成他的“一个漏洞来自另一个漏洞”的结论性评判,难道真的是:个人好恶决定对马尔克斯的辨认吗?

一个世纪的孤独,只是人类刹那的豁然开明,地球上的众生也许注定是孤独的,诗歌恐怕也无法摆脱它的阴影。我们必须承认诗歌是一项孤独的事业,她攀附于孤独的笔触。惟其如此,诗才会保持她雪一样的洁净与冷峻。在诗歌的旅程中,一种可能的境况就是从孤独开始,然后又孤独的结束。

 

“孤独,让我以直线的距离

与众星比肩

让我与来时

和去时的世界

相互应答和认领。”

——爱斐儿 《写个自己》

 

来时,人有可能成为孤独的附体。爱斐儿在这首诗的开句就写到:“我特为认领孤独而来”,这是孤独的本体,为本体摇旗呐喊的客体也就成为诗人不厌其烦的趣向。

“去看一看一只小羊 怎么使用这草原的辽阔”(陈人杰《走访多吉鲁珠的家》)也许这样的比拟还不够阔绰,那就欣赏一下敕勒川的《飞翔》:

 

“一只鸟飞着,向着

无边无际的天空

 

一只鸟,用“飞”

将天空

一翅膀一翅膀地

收回”

 

诗人们普遍相信,天地的孤独可以盛放微渺人心灵难以容纳的孤独。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有能力担当孤独,很多时候,我们没有多余的体温相互取暖,只想做一个不想流泪的人而已。但是,总有两行忍不住的眼泪,从愁容顺流而下。

 

“凛凛五尺躯

只有三滴水

 

一滴

把我累成汗

 

一滴

把我痛成泪

 

一滴

把我红成血”

——桑恒昌《我只有三滴水》

 

很遗憾,在这本集子里,我只看到了祖国、母亲、乡愁、孤独这四个词,难道其余的一切对于中国人并不重要?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36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