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之乎者野

依南窗而寄傲,审容膝之易安。

 
 
 

日志

 
 

把我的喜欢送给“帕叔”  

2014-10-08 21:45: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我的喜欢送给“帕叔”

作者:南窗傲君

  

尽管我讨厌随波逐流,但难掩我对《中国好声音》的喜欢。于丹教授曾毫不掩饰对周杰伦的崇拜,明星学者尚且如此,我的这点幼稚有何见不得人的。聊以自慰的是,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总能蹦出个沧桑的脸而我们这代人不觉尴尬。比如:那个老单身钟伟强。

然而尴尬的是,在假期我得和儿子一起坐在电视旁欣赏流行音乐。在下一代面前,你可以表现得很无知,但不可以表现得很幼稚。所以,和儿子一起看《中国好声音》的气氛多少有点显得怪异。正如我去书店买安妮宝贝的书时一样的心情。哪个成年人能够忍受被一双稚嫩的眼光审视?我不知道儿子是否洞察到了我的不安。人就是这样一种非常虚伪的动物,总是给自己的欲望谋求出路。在这一段时间里,我总是给自己看《中国好声音》寻找理由。帕尔哈提惊艳登场让我常常舒了一口气。我希望,我儿子不喜欢“帕叔”,我也希望所有的90后不喜欢“帕叔”。只有这样,我可以理直气壮地在他们面前宣讲自己的艰难痛苦。虽然不曾经历苦难,但也必须有苦难的故事激励自己成长——尽管我们这一代人没有这样严苛地要求过自己,但我们有责任让自己的下一代如此的茁壮成长。因此,不是张碧晨《时间都去哪了》的矫情,而是帕尔哈提《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沧桑。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这是帕尔哈提的首秀,他让我难过得去了趟厕所,因为,我不想让儿子看到我泪流满面。我不知道90后的儿子在这首歌里听懂了什么,我也不想用语言去和他沟通,我只想借用“帕叔”的哭声表达我对他的希求。也许他现在不懂,但若干年后,当我离开人世,我希望他能够把我埋在属于我们共有的春天里。

以前我很喜欢韩红唱的《思念谁》,她那略带嘶哑的嗓音,能够准确地表达痛彻心扉的东西来。但韩红只能让人心酸,如果你听了帕叔的《思念谁》,才会明白什么是撕心裂肺的思念。奇特的嗓音是爹妈给的,但如何好好地利用却要看一个人的修为。真的恭喜“帕叔”的朴实,他有足够的经历返璞归真。他的音乐带给我们的只是人世间的最干净的痛与伤,我们需要这样的声音来释缓内心的拘谨。

一个人的内心没有时间的褶痕,是无法唤醒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共鸣的,天籁是自然的默契。

流行音乐是属于青春的,正如毕夏必然要替代钟伟强,张碧晨自然要PK掉“帕叔”。这不仅是时间的魔性,更是商业时代赚取利益的不二法门。《中国好声音》貌似在比赛嗓音,其实不过是一场商业行为而已。与其说是张碧晨打败了“帕叔”,不如说是时间打败了“帕叔”。关于这点,我们不必认真,不必摊开双手将愤愤不平揽入怀中。我们要认真的是,音乐到底带给了我们怎样的感受。虽然一切流行的文化属于青春,但它绝对不可能密不透风,在时间的缝隙,可能要侧漏被青春所忽略,或是无法企图的沧桑。正如帕叔最后诘问——《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