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之乎者野

依南窗而寄傲,审容膝之易安。

 
 
 

日志

 
 

清明的思忆  

2014-04-08 17:50: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的思忆

作者:南窗傲君

 

                             题记: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

                                     拊我畜我,长我育我,

                                     顾我复我,出入腹我。

                                     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诗经·小雅·蓼莪》

 

母亲得的是高血压病,不久就中风瘫痪了,就是在这个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成了一位名符其实的游子,虽然我坚持每年回家,但仅有的时间,不足于弥补我一生的缺憾。母亲人生最后的八年,带给父亲的不仅是挑战,也可能就是一场爱的煎熬。如果没有爱的信仰,你很难想象一个人在端屎端尿中坚持了八年。然而我年迈的老父亲做到了,他在躺下的爱人面前,坚强的站立着,炫耀着爱的高贵。

父亲和母亲是同乡,都是湖南人。有人总结湖南人的性格是蛮、倔、辣。我们祖宗的这种个性,在父亲的身上我未曾发现过,反而在母亲的身上却表现得淋漓尽致。不知是那个有脑子的人将湖南人的坚持原则的个性归结为一个“蛮”字。这个在汉语辞典里带有贬义的字,我极不情愿用在母亲的身上。母亲耿直、是非分明、不会变通的秉性,使她在人际关系上表现得过于天真。他不会巧言令色,更不会献媚,所以,她时常将自己置身于怨怼的困境当中难以自拔。我们家曾经有一个河南籍的邻居,其女主人的蛮横和她高大的个头很协调,母亲和她的矛盾,简直就是狼和羊的对决。她和母亲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清楚,但我清楚地记得,母亲和她形同陌路。母亲坚决做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直到我们家搬离这个小镇,我没见过母亲跟她说过一句话。但母亲的善良,乐善好施还是赢得了大多数人的理解与尊重。因此,母亲还有不少的农家朋友。他们为了报答母亲的乐善好施,还不时地给我们家送来一些农特产。母亲甚至借钱给他们,明知还钱的可能性很小。母亲特别爱吃辣椒,她的这种口味,至今还影响着我的嗜辣的味蕾。现在我一直在反思,是不是母亲的性子和吃的习惯导致患上了这种富贵病?

读了两年初小的母亲,文化程度不高,但渗在骨子里的倔强,让她习惯于将命运攥在自己的手里。他年轻时就离家出走,去的第一个地方竟然是首都北京。烧了两年锅炉以后,他毅然决然嫁给了成分高得吓人的父亲。在那个打到一切地富反坏右的年代,这是一个令人无法想象的坚决。母亲就这样甘心情愿地跟随大地主继承人在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的西北小镇落脚,唯一的家产就是一个随时可以拎着走的皮箱。这个皮箱至今还在父亲的书柜上。虽然父亲几度辗转南北,但这个皮箱是他唯一没有丢弃的家什。

我是家里的长子,母亲生我的时候,父亲已经三十二岁了。我的降生父母欣喜若狂是可想而知的,说真的,父母并没有准备好怎样去哺育我,但有过剩的爱去呵护我。害怕我吃不饱,成为母亲唯一的担忧,所以她不断地给我准备奶粉,不停地给我喂奶。这种甜蜜的摧残,直接导致我现在对牛奶的厌恶。

在我的成长中,母亲是一位不拿鞭子的家长。十岁那年,我偷了隔壁家的二十斤粮票,这个足以挨鞭子的错误,他竟然没有动手打我,当时的嗔怪与指责我现在已全然不记得了,我只知道,一个没有得到报应的错误,倒逼自己去内省,而不是得到惩处以后的心安理得。我不知道这是母亲的策略,还是溺爱。只记得当时,她拉着我到邻居面前去道歉,在退还人家二十斤粮票的同时,还外加了我们家一个月的粮票。在那个年代,没有粮票,就没法买粮,一家人就得挨饿。没办法,母亲便到黑市买了一个月要用的粮票,但整整两个月,我们家没吃过肉和鸡蛋,她严厉地警告我说:这都是你造成的。她让我明白,犯错误是要付出代价的,你必须承担犯错而造成的后果。

我出生两年以后,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大妹和弟弟相继出生。祖宗有言:生不逢时。说真的,弟妹不该在这个时间来到这个世上。父亲为了避风,只能在离镇很远的乡下去教书。一切家务都落在了母亲一个人身上。那时,我唯一能帮母亲的就是——添乱。母亲除了站柜台以外,她还必须腾出剩余热情响应“毛主席号召”。那个年代,只要你活着,你就无法选择怎样活着,更为可怕的是,别人只是因为政治的热情为你选择了一条活着的方式。值得庆幸的是母亲没有因为父亲的成份高而受到牵连,但家还是被工宣队抄了,搜出了还没裁制的布料以及一些母亲喜欢囤积的洗衣粉和肥皂,他们很兴奋地将母亲带到了规定地点,因为他们抓到了这个镇乃至整个县城唯一的女贪污犯。这对母亲而言,对我们家而言是一个严酷的打击,但让我骄傲的是,在这个最为困难的时期,母亲学会了坚强。没有别的办法,我和只会走路的大妹送到了乡下姑姑家里,尚在哺乳期的弟弟只能寄养在一家农户家里。这家农户的女主人却不是一个善类。由于母亲的专政不能给弟弟及时地喂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哭,这位恶妇因为厌烦弟弟的哭闹,居然将棉被捂在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的脸上。当时母亲有强烈的预感,所以在弟弟没有声息的一刹那间出现了。母亲揭开被子时,弟弟的脸已铁青,慌了神的母亲只能流泪,本能的将嘴贴在弟弟的嘴上呼喊他的名字,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弟弟有了呼吸。这就是伟大的母爱给生命一种超乎寻常的出路。弟弟因此也落下饥饿的恐惧,小时候,别人一旦对他说,不给饭吃,他就会伤心的大哭。即使现在,他也不会细嚼慢咽。让我想不通的是,母亲忆起这件事的时候,居然记不得这位恶妇叫什么名字。

我出生的这个小镇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龙山,我又是辰年生人,这是一个多么慰藉人的机缘巧合,“望子成龙”理所当然的成为母亲最大的梦想。“母氏圣善,我无令人。”这恐怕是我对“母氏劬劳”最严重的愧怍。高考落榜后,母亲并没有责怪我,而是对别人说:我儿太傲了。如此的宽宥,让我一生都无法消受,为了谨记于心,我给自己取了个让多数人都无法理解的笔名:南窗傲君。“倚南窗而寄傲,审容膝而易安。”也就成为我慰藉一生的铭记。

然而,今天我要对天堂您说的是:妈妈,为儿对生活虽然没有尽力,但一直在好好地活着,您放心吧!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