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之乎者野

依南窗而寄傲,审容膝之易安。

 
 
 

日志

 
 

观伊朗电影《一次别离》有感  

2012-05-23 17:36:12|  分类: 如是我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拯救的抒情

——观伊朗影片《一次别离》有感

    2012年2月27日,《一次别离》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这让张艺谋又一次梦碎好莱坞。在没有欣赏该影片之前,我为张艺谋深感遗憾,最起码从民族的感情上难以接受这样的一个现实。看完之后,我才清楚张艺谋不能获奖的真正原因。

这样的影片,对于中国人而言不仅是视觉上的触动,而且是心灵的共鸣。相似的政治环境,共通的生活心境,让每一位中国的观众,无不感到每一处细节的亲切与感动。这部片子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国家精神的隐喻,和灵魂的拯救。

西敏——悲观的隐喻;

纳德——希望的隐喻;

特梅——未来的隐喻;

佣工——现实的隐喻;

父亲——历史的隐喻。

纳德和妻子的矛盾,就是悲观与希望之间的抗争;纳德和佣工的纷争,就是道德的抗争。纳德之于女儿特梅,就是对未来的争取;纳德之于父亲,就是对历史的消化。《一次别离》描写的是家庭的纷争,社会的纷争,甚或是国家身份的纷争,但绝非信仰的纷争。伊朗人手中的《古兰经》,已经深入到他们的骨髓。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危险的、是没有希望的。当我看到,心怀鬼胎的俑工在《古兰经》面前的畏惧,再联想到缺乏信仰的国人在做恶时的有恃无恐,真让人胆战心寒。

每一个国家的人民,在民族的尊严与国家的尊严上需要心灵的和解与拯救。每一个人无力改变积重难返的历史,但每一个人必须面对自己的历史,消化自己的历史,而绝非对自己历史的意淫。反观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其硬伤是明显的。让一群丧失了尊严的妓女,承载民族的荣辱,深层意义上是煽情,而不是精神上的鼓舞。在一个需要救助者的身上挖掘集体的悲悯;在一个需要道德矫正者的身上宣扬道德的恪守,只能是秀场上的轻歌曼舞。《一次别离》中的纳德,以及纳德身边的每一位人都在撒谎,自我保护的天性使他们在道德上有所迷失,也许正是这样的不完美,才有可能和观众产生共鸣。然而,纳德有信仰、有原则,坚韧、忠诚、至孝和善良,这样的品质并不完美,但足以完善一个民族的未来。当我们以开阔的眼界审视张艺谋时,暴露在他身上的缺憾,粉碎的不仅仅是中国人对电影的梦想而且是对中国电影的羞愤。由此,我们不可妄自菲薄地视张艺谋的电影为鸡肋,张艺谋的伟大是他的垂范,是他对中国电影亮出了切除肿瘤的那把闪亮的手术刀。有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讳疾忌医。

这部片子之所以能得到美国人的认可,也许仅仅是文化上的尊重和精神上的敬仰,要说是美学意义上的感同身受,对于俯瞰世界的美国人而言荒诞不经。美国人之所以强大到现在这个样子,倚重的是先进的民主与技术,而非文化。美国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人香火的受益者,最根本的原因是阴霾的历史留给中国人的自卑感。中国的导演将目光只停留在美国人的肥臀上,仰望它们肆无忌惮的文化入侵,并且屈服这样的淫威,甚或沐猴而冠。就美国这样一个文化的侏儒,却一次又一次的羞辱像中国一样的文化巨人,真让世人感慨良多。

这部影片最容易让观众忽视的一个信息就是法律。法律与信仰、法律与文化的冲突,导致片中对法律的弱化。完成自我救赎与心灵上的和解,对于像中国一样的文化大国的伊朗,只能借助于信仰,而不是法律。企图以法律构建和谐的中国,是否应该反思?也许,只有信仰才可以拯救我们的外来。

影片在女儿特梅是选择跟父亲、还是选择跟母亲的悬疑中戛然而止。一次别离,一次寻常生活形态下的别离,本片的导演所寻求的是不是最后和合,而是一次艰难的抉择。是人之于家的抉择,是人民之于国家的抉择,也是一个国家对于未来的抉择。对于每一位读懂影片的观众而言,最终答案是肯定的。对于一个关心国家命运的导演,不可能在他美学意义上的阐释成为态度上的游移不定。

观伊朗电影《一次别离》有感 - 南窗傲君 - 之乎者野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