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之乎者野

依南窗而寄傲,审容膝之易安。

 
 
 

日志

 
 

黑色寓言  

2012-03-22 14:02:55|  分类: 如是我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 色 寓 言

——读《卡尔维诺寓言作品选》

 

作者:南窗傲君

 

A.《黑 羊》

 

在人人都是贼的国家里,一个诚实人因为他的诚实而制造了一场悲剧。卡尔维诺这样描述到:“不久以后,那些没有被偷的人家发现比别的人家富了,就不想再行窃了。糟糕的是,那些跑到诚实人家行窃的人,总发现里头空空如也,因此他们就变穷了。”“因此在那个诚实人出现后没几年,人们就不再谈什么偷盗或被偷盗,而只是说穷人和富人。但他们个个都是贼。”

善良使我们有必要关心诚实人的命运。没错,他被饿死了。诚实人的结局是可想而知的,但《黑羊》的寓言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苦涩。

在我们高尚的生活当中,总有邪恶参与其中,让我们总是以向往的姿态面对未来。在我们做完美好的向往和怀念以后,我们最应该抛弃的就是所谓的高尚。与其我们一个个高尚地活着,还不如平等地活着。一样的贫困,一样的堕落,一样的是贼。

在我的家乡,至今还没有用上电灯的山坳里,那里的人住着同样的窑洞,穿着同样破旧的衣服,吃着同样的粗茶淡饭,没有人以为他们是幸福的。但那儿没有贼,没有欺诈,也不存在尊严地丧失。多少年来,这里的人就是这样相安无事而平静地生活着。但已经通了电、通了路的山坳,平静的生活却荡然无存,山沟里出现了土匪,至少是富起来的人都在提心吊胆地生活着。

在一家铜冶炼厂熔炼车间,每个工人都在偷铜。没有人感到那是一件不道德的事,不偷反而感觉到不正常。就连他们的领导也认为这是一件正常的事。这个车间曾调来一个新工人,就是因为他不偷铜,所以无法和他们相处,不到一个星期就又调离了这个车间。这个车间的工人一直偷到这个厂破产。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做贼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贼窝里你要充当一位好人。

所谓庸人自忧,这样一个平稳的生活秩序,不免让人忧虑。这样一种平等也不免让庸人自“疑”。

人类从原始开始,一直到为自己所树立的理想的幸福生活,就是平等。一切革命也因此而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却一次又一次的因失败而告终。其实,人类最可悲的平等就是,你得到了什么而我也要必须得到什么,人们在奢望中已经丧失了一个平等的基本常识。其实平等最深刻的含义就是:一样的失却,而不是一样的获取

 

B.《呼喊特丽莎的人》

       

卡尔维诺这样告诉读者;我在街上随意地大喊“特丽莎”,随之就有人不问青红皂白地跟着喊,并且人越来越多,热情高涨,当我将真相告诉这些热情的人时,这些人还是固执地坚持这种热情,继续在大街上喊“特丽莎”。

我一直以为寓言在讲述一个道理,离我们的生活很远,现在看来寓言其实离我们很近,无意中,我们都在扮演着寓言的角色。

生活的意义往往在宁静中丧失,所以,人开始有了热情。有热情也许是人引以为自豪的,但人的热情往往和盲从媾合。一旦热情再和野心勾肩搭背,再美好的初衷都会演变为罪恶的帮凶。比如;纳粹、军国主义、文化大革命,还有恐怖分子。

在热情中有一点不容忽视的就是,人们对自己愚蠢行为豪无理智的固执。执拗是盲从的支点,也是升温热情的干柴烈焰。米兰·昆德拉说:罪恶的当局并非由犯罪分子组成,而是由热情分子组成的。”卡尔维诺已经没有信心去揭露什么了,只能象上帝一样给人们讲述来自地狱里的回声。我们可以感觉到他的沉重,以及暴露在他脸上一如寒霜的嘲讽。

 

C.《做起来》

 

这是卡尔维诺设计的一个小镇。在这座小镇里,一切都被禁止了,惟一没被禁止的就是尖脚猫的游戏。

要想生活得不至于像残月一样暗淡,我们不该忘记的就是悬在头顶的“严禁……”、“不准……”和“杜绝……”的词条。在方圆里苟且,在规矩里偷生,这是常识,也是统治者的最高理想。

最耀眼的光芒就是从黑云中透出的阳光,最致命的光明就是渗透于阴暗内心的漏亮。在禁止中培养起来的习惯也就成为人们生活中惟一的亮点。尖脚猫的游戏就成为卡尔维诺设计的小镇里人民设活的全部,生存的惟一理由。

相对于禁令十分安分人民,使独裁者过高估计了禁令的力量。他们下令开禁,人民可以随心所欲地干一切事,但已经习惯了玩尖脚猫的人们,对其余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依然玩他们已经习惯了的尖脚猫的游戏,统治者的威严在这个时刻遭受了严重地打击,就在独裁者恼羞成怒下令禁止尖脚猫游戏时,人民开始反抗了。

从古到今人民的抗争都是为了那一点点的自由,而并不是全部。看来人民已经习惯于在压迫中获取些许自由,去维护生存的尊言。然而,统治者完全忽略的是人民的意志,他们绝对不允许人民的意志与自己的尊严相悖,统治者只想做人民的上帝,将自己的喜怒爱乐强加于人民。

《做起来》是思想意志彻底地蹦溃,所以他须要召唤——“做起来!”为独裁者敲响丧钟!

        让人民在自由中无所适从,这才是自由最后的挽歌。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