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之乎者野

依南窗而寄傲,审容膝之易安。

 
 
 

日志

 
 

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诗选(北岛译)  

2011-10-21 21:48:07|  分类: 如是我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鸟

我弄醒我的汽车

它的挡风玻璃被花粉遮住

我戴上太阳镜群鸟的歌声变得暗淡

 

当另一个男人在火车站

巨大的货车附近

买一份报纸的时候

锈得发红的货车

在阳光中闪烁

 

这里根本没有空虚

 

一条寒冷的走廊径直穿过春天的温暖

有人匆匆而来

说他们在诋毁他

一直告到局长那里

穿过风景中的秘密小径

喜鹊到来

黑与白,阎王鸟

而乌鸫交叉地前进

知道一切变成一张炭笔画

除了晾衣绳上的白床单

一个帕莱斯特里纳的合唱队

 

这里根本没有空虚

 

当我皱缩之时

惊奇的感到我的诗在生长

它在生长,占据我的位置

他把我推到它的道路之外

它把我扔出巢穴之外

诗以完成

 


零度以下

在一个我们不受欢迎的筵席上。终于这筵席去掉他的假面具而现出原形;一个火车编组车场。冰冷冷的庞然大物们在雾中的铁轨上。一支粉笔曾在车门上涂抹。

 

虽然不准提到,但这里有不少被抑制的暴力。因此细节如此沉重。而他很难看见其他同样存在的事物:一线移到房屋墙壁上的折射的阳光以及滑过扑朔迷离的面孔的无知的森林,一段从未写下的圣经词句:“走向我,因为我像你自己一样充满矛盾。”

 

明天我在另一座城市工作。我飕飕穿过早晨的时间,一个巨大的蓝黑色圆桶。猎户星座垂在深冬的土地上。一群沉默的孩子等待学校班车,没人为孩子们祈祷。光线像我们的头发慢慢地生长。

 


自一九七九年三月

厌倦了所有带来词的人,词并不是语言

我走到了白雪覆盖的岛屿

荒野没有词

空白之页向四面八方展开

我发现鹿的偶蹄在白雪上的印迹

是语言而不是词

 


记忆看见我

醒的太早,一个六月的早晨

但回到睡梦中为时已晚

 

我必须到记忆点缀的绿色中去

记忆用他们的眼睛尾随着我

 

它们是看不见的,完全融化于

背景中,好一群变色的蜥蜴

 

它们如此之近,我听到他们的呼吸

透过群鸟那震耳欲聋的啼鸣

 


冬日的凝视

我像梯子一样倾斜,把脸探进

那棵樱桃树的底层

置身于太阳敲响的色彩之钟内

比四只喜鹊还快,我吃掉红樱桃

 

寒冷从远方突然向我袭来

瞬间转暗

在树上留下一道斧痕

 

从现在起已经晚了。我们小跑着离开

视野之外,乡下,落入古老的下水道

隧洞。我们年年月月闲逛着

一半由于义务,一半为了逃命

 

打开我们头上的某扇天窗

一线微光漏进来——简短的礼拜式

我们抬起眼睛:星空透过下水道的格栅

 


对一封信的回答

在底层抽屉我找到一封二十六年前头一次收到的信。一封惊慌之中写的信,它再次落到我手里扔在喘息。

 

一所房子有五扇窗户:日光在其中四扇窗户上闪耀,清澈而宁静。第五扇窗户面对阴暗的天空、雷电和暴风雨。我站在第五扇窗户前。那封信。

 

有时,一道宽阔的深渊隔开了星期二与星期三,而二十六年却会转瞬即逝。时间不是直线,而是迷宫,如果你迫使自己面对墙壁,在适当的地点,你会听到匆忙的脚步和语音,你会听到自己从墙壁的另一边走过。

 

那封信有过回答吗?我不记得,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大海的无数门槛继续漂荡。心脏一秒一秒地继续跳跃,好似那八月之夜超市的草地上的蟾蜍。

 

那些未曾回答的信聚拢在心头,如同圈层云预示着暴雨降临。它们折暗了阳光。有一天我将回答。当我死去的一天终将有集中我的想法的自由。或至少远离这里我将重新发现自己。我,刚刚抵达,漫步在那座大城市里,在一百二十五号街上,在垃圾飞舞的刮风的街上。我喜欢闲逛并消失在人群里,一个字母T在浩瀚的词海中。

 


人造卫星的眼睛

地面是粗糙的,不会反射

只有那极其迟钝的幽灵

才能反射自己:月亮

和冰河时代

 

从龙的雾霭中逼近!

阴沉的云层,充斥的街道

沙沙作响的灵魂之雨

军营

 


黑色明信片

 

日历被文字填满,未来难测

电缆哼唱着一支没有祖国的民歌

雪落在海上,铅一样沉静。阴影

在吗头上搏斗

 

 

生活之中,那死亡偶然选中

测量的人,那拜访会被遗忘

生活在继续。而衣服

从容的裁制而成

 


乱涂之火

在阴郁的年月,我的生命闪着微光

仅仅在我和你相爱的时候

如同忽隐忽现的萤火虫

——你会尾随它的飞行,一闪一闪

在橄榄树中,在夜的黑暗里

在阴郁的年月,灵魂摆好皱缩的毫无生气姿势

但躯体却径直走向你

夜空哞哞地叫着

我们偷偷的从宇宙挤出牛奶,幸存下去

——南窗傲君选自《北欧现代诗选》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