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之乎者野

依南窗而寄傲,审容膝之易安。

 
 
 

日志

 
 

秦始皇和长城  

2011-09-12 13:37:00|  分类: 如是我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能够了解历史,这是文人的功劳;如何用立场理解历史,这也是文人的功劳;如何循着历史的血迹寻找出路,也是文人的功劳;如何用感情解读历史更是文人的功劳。然而,历史的主人未必有胸怀让未来看清其真相。书,首当其冲地成为权力的炮灰。

    大秦帝国的主人始皇赢政,仗恃手中的长矛利剑,让他对现实的掌控充满自信。然而,他对文字的恐惧不亚于对死亡的恐惧。历史的悲剧往往在对未来的恐惧中产生了。战国时期,硝烟隐没了一个帝国祥和的阳光,然其百家争鸣的凤翔麟舞,点燃了文人之于人民如何思想的火种。然而,一切灾难就源于觉悟了的人民对权力地蔑视。大秦帝国的至尊,岂能让草民寻衅。一把火,中华民族的智慧毁于一旦。不仅如此,他还挖了一个大坑,将那些蛊惑人民思想的儒嗣活埋,成为焚书的陪葬品。其实,儒家是崇尚权力的,只不过蛮性未泯的始皇帝由于对文字的恐惧,钝化了应有的洞见而已。圣人是有远见的,但他无力预见权力的诡谲。这群权力的崇拜者,最终成了权力的牺牲品。

    扑灭了人民思想的火种以后,秦始皇便着手构筑大秦帝国的权力屏障,雄伟的长城就此诞生,而且,还诞生了一出千年不朽的孟姜女的爱情故事。这个和万里长城相关的爱情,对于中国人而言,耳熟能详,但对于博尔赫斯来说,可能是很陌生了,不然,他在写《长城和书》时,怎么能够忽略如此震撼人心的感动。令人遗撼的是,这个伟大的建筑和大秦帝国相伴了不过两年的光景,秦朝就不复存在了。赢政黄帝最为可爱的地方在于,他不仅幻想权力永存,而且还幻想生命永存。巢落于皇冠上的梦想竟然是长生不老之药。博尔赫斯说:“空间范畴的长城和时间范畴的焚书,是旨在阻挡死亡的有魔力的屏障。”(《长城和书》)也许各民族的审美不尽相同,但审丑是如此的相一致。一个阿根廷的盲人,却看清了一个中国皇帝的丑态。

    走进历史的“焚书坑儒”和不愿走进历史的“长城”,在时间和空间的历史坐标系里,呈现出绵延迂回的轨迹,进入后人的景仰与嘲讽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