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之乎者野

依南窗而寄傲,审容膝之易安。

 
 
 

日志

 
 

地狱de春天  

2011-07-26 20:53:46|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usic]552808|3|http://stream5.qqmusic.qq.com/12552808.wma|驿动的心|134|姜育恒|0[/music]

 

 
    兰波——疯狂的玩笑者,连上帝高贵的月色都很厌恶。他用不同于高卢人的另外一种思想清洗了肮脏的血液。结果他没活过37岁,早早地放弃了他悖逆的文字。
 
    兰波说:“不幸曾是我的上帝。我倒在淤泥里。我在罪恶的空气中把自己晒干。我疯狂地开玩笑。”所以他在在墙上涂写了誓言:“杀死上帝”。上帝可能死于兰波之手,不然的话,怎么会有人说“上帝死了”呢?
 
    兰波曾经对着天堂诘问:“我受雇于谁?崇拜哪一种走兽?攻击怎样的圣像?击碎怎样的心?——在怎样的血液中行进?”对正义地警惕是他感到很是困惑迷茫,英年早逝使他终没有找到答案。兰波杀死了上帝,所以只能在地狱里开垦属于他自己的春天。
 

 
   那是不幸赐于我的一杯水酒,我没有能力拒绝。沉醉,使我错过了去天堂的最后一趟末班车。
 
    在地狱的窗口,别指望有人欣赏你的落魄。对于失落的正义,我不再有牵挂,靠身上仅剩的几枚铜钱,我将真理寄存于魔鬼的寓所。既便我不能疲惫地上天堂,我也要轻松地步入地狱。
 
    在罪恶的阳光下,我扔掉了罪后一块遮羞布,我也放弃了在弥赛亚那儿申请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机会。在典当了善良、真诚、和信仰以后,我用灵魂赎回了已经不属于我的霉烂了的记忆。我记起了几个世纪以前在太阳底下羞辱过我的主人,——那个明显带有劣质民族印记的最后一位贵族。
 
    在那个月夜,我逼迫去寻找主人遗失已久的灵魂。被地狱放逐的幽灵引领我前行,饥饿中,我和行尸走兽分吃了魔鬼用毒药做的蛋糕。同时,和地狱之狈分吃了我在人间很崇敬的月亮。我只好用盗来的光明抵御黑暗。前行已毫无意义,我在寒冷的黑夜中等待黎明到来时主人对我的鞭苔。
 
    无法践约主人使命的愧疚,在主人的鞭苔中得到了安慰。
 
    啊!我那对天堂永远失去兴趣的主人,你是否还迷恋那诡秘的阴奉阳违?
 
    啊!我那没有灵魂的主人,请别将我对魔鬼的忠诚解雇;请别冷淡了我对丑恶的热情;请别拒绝我对你新的罪行的祝愿。
 
    我在地狱中惟一免税的美酒中恢复了理智。我将一夜的温情毫无保留地敬献于那个曾经和阎王偷过情的女人。酒醒后,阎王爷用他的龙须长髯将我缚于火刑柱上,阴火中,温情化做一股青烟飘入天堂,从此,我告别了伪善的天使。
 
    地狱里,最无用的语言就是辩解词。最终,我也被放逐,在冥界与伊甸园的交汇处流浪。
 
    阎王请来了天堂的赞美者,为地狱编篡了一部《厚黑》,意在和天堂的《圣经》媲美。这是一部需要用金钱开启的宝典。冥府的银行前已挤满了抢劫的恶鬼。他们极想读到这些昂贵的文字。最不可及的,是最具诱惑的,这是人类无法砭活的死穴,也是阎王治鬼的法宝。
 
    我用自己不幸的抹布揩掉了沾在魔镜上的血渍,偷窥了我永远也买不起的《厚黑》。其实,《厚黑》就是颠倒过来的《圣经》。地狱中不乏用心阅读过《圣经》的人,但读到过《厚黑》的人去寥寥无几。
 
    读了《厚黑》的我,有幸和地狱里的春天有了一劫的约会。地狱是有限的,但地狱的春天却无边无际,那儿,开满了大如轮的紫色的莲花。那个被天堂遗弃的孩子——兰波徐徐向我走来,兰波的春天也慢慢地落在了我的脚下。
 
    啊!兰波,我们同属于被天堂所抛弃的孩子,但同时被地狱放逐。所幸的是,你在地狱里开恳了属于自己的春天。其实,我也是幸福的,因为我有幸阅读到了他的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