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之乎者野

依南窗而寄傲,审容膝之易安。

 
 
 

日志

 
 

属于春天的忧伤  

2010-07-07 09:52: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

先别急得走开

我忘记了藏在怀中的手巾

因为我知道

自己有流泪的一天

 

妈妈

我知道

在我真的绝望时

你会把能挤出泪的蛋黄

送到儿子的嘴边

 

妈妈

我不想你知道我的脆弱

但你知道吗

在我的胸前还别着一枚

你曾经用过的已断了屁眼的针

 

妈妈

再别想你那痛苦的日子

你沾满春天的手

会毁掉为儿一生的坚强

回去把,关好门

为爸爸沏上一壶好茶

 

妈妈

再别说了

别破坏了你嘴边的微笑

回去吧,关好门

为爸爸做上一顿长寿面

 

妈妈

我还没有准备好

和你的春天告别

回去吧,关好门

把爸爸的那双芒鞋缝好

 

再见吧,妈妈

我的脚上穿的

就是你缝好的那双芒鞋

我走到哪

那里就有你的祝福

 

也许是有预感,也许是母子连心,我写完这首诗不几天,我就赶回家奔丧。我后悔,这首诗竟然成了给母亲的绝唱。母亲的第一个祭日,我将这首诗烧了,带给天堂的母亲看。

 

母亲病故的那天,我并没有流泪。因为我是长子,平顺地将母亲送入天堂,允许我悲伤,但不允许我流泪。可现在的情形是,每当想起母亲时,我都是止不住地眼含泪花。流泪是需要理由的,尤其是一个男人的流泪。但对母亲的怀念,这是一个没有理由的感伤地平添。母亲活着时,他的音容笑貌可能是我内心里最大的依恋;而今母亲已仙逝,他的形象也就成为我最为贴心的慰藉。母亲的离世,是一种失却根本的伤痛,但我还是回恋那平抚在我脸上慈爱。每每回忆起她那隐含笑容的脸时,我都会有一种无可名状的感动,以及对母爱的敬仰。

 

母亲的骨灰盒,不仅是她灵魂的寓所,而且是我悲伤的宿地。无以回报的母爱,只能让我虔诚于传统的方式,让纸钱和祈香的青烟,将我的祝愿带到天堂。

 

清明时节,我都会泪洗脸面,因为这是一个允许流泪的日子。清明凭吊的那天,年迈的父亲都会默默地跟在我们的后面一起去紫陵山看我们给母亲烧纸,没有人可以阻止。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安抚的伤情,执意让一切都失去了意义,唯有一缕情牵魂绕。我们的父辈不谈爱情,但他们有婚姻。在母亲骨灰盒前站立的父亲保持着他应该表现给别人的姿态,但他的眼角依然背叛了他。父亲在流泪与不流泪中挣扎。不为情动、不为情伤,唯有情在。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用忧伤填补幸福身后留下的空白。当思念和着泪为一个寂寞的追忆勾勒忧伤时,我总有一种脆弱的惴惴不安,总是偷偷地将眼泪抹去,坚强地面对自己的孩子和妻子,我担心他们从我的泪水中体会出幸福的危险。然而,我还是忍不住要流泪,就在我想起母亲的时候!春天是美好的季节,但属于我的春天是忧伤的,因为,母亲就是在这个季节永远的离开了我。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175)|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