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之乎者野

依南窗而寄傲,审容膝之易安。

 
 
 
 
 
 

秋雨

2015-10-27 14:18:26 阅读104 评论2 272015/10 Oct27

作者  | 2015-10-27 14:18:26 | 阅读(104) |评论(2) | 阅读全文>>

复读《中国好声音》

2015-10-15 12:38:46 阅读107 评论4 152015/10 Oct15

又一季《中国好声音》结束了,又一次的流长飞短,又一次的你争我辩,不外乎多了一点扯闲的谈资而已。其实,这样的一档娱乐节目,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升温快,降温亦快。所以,我们要认真的就是音乐本身。《中国好声音》人为的痕迹是很明显的。过后才会明白,为啥周杰伦的麾下有两个人进入决赛。别忘了,九零后才是这个节目的生力军,浙江卫视岂敢辜负这帮大爷。其实,担心贝贝不能进入决赛就是多余,汪峰不可能成为最后的看客,尽管他因为章子怡得罪了全体中国人。贝贝的不幸是选错了师娘。她在高音区的侵略性是无人可敌的,是汪峰残废了一个具有冠军相的学员。但仅凭一副好嗓音拉拢粉丝恐怕不行。周杰伦天生没有一副亮嗓,但他能够游刃有余的抚触90后的心尖。关于《默》这首电影插曲,因为现在的周杰伦,才知曾经的那英,不是吗?

谁是冠军和音乐没关系,成就张磊的是,那英的眼泪、音评人的审美暴力、以及媒体的阴谋。我们不能天真的是,在这个国家,即便是娱乐也不太可能低眉于观众。这是一种习性,忍也忍不住。张磊拔萃权且视为民谣的回归,但他是否代表真正的民谣?非原创,地域模糊,少元素,这样的“谣”很难让“民”诚服。可喜的是,他让我们看到了老狼的身影。要知道。《同桌的你》和罗大佑的《童年》是一个时代的标杆,一个时代的音乐记忆。

《童年》流行时我还在校园。《让我们荡起双桨》在我们的心底已经无法激起点滴微澜。这恐怕就是共产主义在音乐上的失守。其实真正意义上的是,我们已经不愿将自己贩卖给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音乐是一种内心的表达,但他不是表明立场的工具。然而遗憾的是,他就是我们的曾经。《童年》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救赎。终于,我们

作者  | 2015-10-15 12:38:46 | 阅读(107) |评论(4) | 阅读全文>>

南窗诗想

2015-4-24 13:26:26 阅读229 评论18 242015/04 Apr24

我必须面对

一个已知的胜利者

这,就是这个世界

给我的宿命

有多余的寒冷

也有多余的阳光

像一颗草籽

被风吹进四季里

——轮回·

春天,也许并不在意

秋天为他准备的

——葬礼

在陌生的夜

我在风里,凭吊

寄存于——

春天的忧伤

一场同样陌生的雨

从天堂赶来

滴落于,临近地狱的

屋檐下

一双枯手探在雨滴里

感受天堂

是否还会有一场

相似的雪

从天堂落下

飘落在新鲜的梦境里

为贴身的记忆

增加一分庄重

她,在夕阳下

一直等我老

等我不再流血

等我不再相信眼泪

然后,一起去看

离夕阳最近的星星

一起去探寻

天堂的门

一起去跋涉最后一段

——地狱的小路

——后三张图片源自牧马人,在此致谢

作者  | 2015-4-24 13:26:26 | 阅读(229) |评论(18) | 阅读全文>>

用心体味肉体的善意

2015-2-24 22:51:40 阅读375 评论10 242015/02 Feb24

“我用心体味肉体的善意”,这是张执浩《生日诗》里其中的一句。之所以选它作为标题,是因为“肉体的善意”留存的对于未来的信心。诗选集是没有主题的,所以标题也只能是标题,无有其余。在这个人们大都不怀好意的时代,“肉体的善意”足以平稳我们业已抬高的头颅。再就是,我们必须尊重诗歌的高贵。

“此刻  一支笔在谛听

他想从一个诗人的心灵的伤口

洞悉世界的辽阔”

——谢克强《辽阔》

活着,其实就是在不停地寻找伤口愈合的机会,然后将伤痕累累的躯体埋葬。诗歌应该有这样的一种悲悯,布施行走于天堂路上的人们。

“我写诗,长诗和短诗,失败的诗

不能发表的诗……

从一个人的伤口到辽阔世界的疼痛

从青春年少写到老眼昏花。”

——李南《写诗》

诗人为什么写诗?是因为诗歌可以揩拭世界的眼泪。“在我残剩的体温中,暖一暖你们的手。”(扶桑《隐痛》)人间,急需这样的丝丝暖意升温回暖。

生活也许就是杨戈平:

“在时间上留下落荒而逃的脚印”

——《解作品·透明的自由》

生活也许是余数:

“我要处理掉所有的影子

只允许蝴蝶跟随我”

——《意外》

无论是失落还是逃避,这个世界已经失去了上帝制造的原貌,因为还有更好的世界在等待着我们,所以,一切赞美都显得的可疑,若用诗来赞美,就显得更可耻!比如屠岸的《迎太阳,从地平线升起》。可爱的还有老诗人李瑛。

作者  | 2015-2-24 22:51:40 | 阅读(375) |评论(10) | 阅读全文>>

2014南窗诗话

2015-2-10 16:51:22 阅读339 评论10 102015/02 Feb10

诗歌,仅仅是情感的一次复仇。

“诗人——真正的诗人——必须不断地重复‘我不知道’。每一首诗可视为响应这句话所做的努力。”亭空纳千景——诗人辛波斯卡,说的就是这个理。

“唯一的道路是抵达之路。”(辛波斯卡)每个人对诗歌的染指,和噬毒没有区别。

任何诗人都会萌发洗脑后的激情,辛波斯卡也不能避免,何况她又是波兰人。《存活的理由》是洗脑以后的产物。辛波斯卡的做法是,从她以后的诗歌生活中抹去,而不是固执地以为这也是诗歌的一部分。她说:“诗是救命的栏杆。”但有时,必须有拆掉栏杆的勇气。

希波斯卡教导我们说:“认识你的人比你认识的人重要。”

辛波斯卡说:“我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种种可能》,诗人就是这样,给自己造一座天堂,然后做这个天堂的上帝。

“当我说‘未来’这个词,

第一音方出既成过去。

当我说‘寂静’这个词,

我打破了它。

当我说‘无’这个词,

我在无中生有。”

——《三个最奇怪的词》

我怀疑辛波斯卡来过中国,在武当山修炼过。一个真正的中国人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禅意幽深的诗来?

也许,他们是一群先坐公共船而后试着驾驶一艘红帆船体验孤独的诗人。然而,真正的诗人是驾一叶扁舟漂泊大海的人。

繁华的街道上,行乞于时尚的氓流摩肩接踵,在这支启蒙上帝的队伍里,依然有诗人耀眼的旗帜在招揽生意,收买诗歌。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被孤独收买的孩子,但不是每一个人情愿被她抚养。然而,诗人却是孤独最忠实的孩子。

作者  | 2015-2-10 16:51:22 | 阅读(339)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甘肃省 白银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凭体力生活,以文字为乐,靠读书混日子!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